,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相传在明朝末年,山西有一位上京赶考的举人名叫郭守真。

他几经科考不中,自感到无颜回故乡面见父老乡亲,便放弃归乡,选择云游四海,最后在山东泰安山一道庙落脚入道修行。

一天郭道人下山化缘回庙路上,忽见一黑狐狸带伤跑到他面前,郭道人一见就知黑狐遭难,就用道袍将黑狐罩在袍下,盘腿坐在地上打坐。

这时迎面跑过来二猎人到郭道人面前询问,见到一黑狐狸没有?郭道人用手一指东北方向说,往那边去啦,然后合眼,闭目养神,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二猎人见此道人心不慌,面不改色,就信以为真朝东北方向追去,使黒狐躲过这场灭顶之灾。

后来郭道人将黑狐抱到庙中,养了一个多月时间,黑狐的腿痊愈,那郭道人便将黑狐抱到山林之处,放在地上说:“你已经好了,没事了,以后千万莫要贪酒了”

原来那黑狐本来是住在山上,因为闻到了山下村民家中供奉神仙的供酒的香味,就忍不住下山到村里偷喝。结果喝醉了酒之后被村民发现追打,好在有郭道人出手救了这黑狐一命。

黑狐回头向郭道人点了三点头,进入丛林之中无了踪影。

后来郭道人修道有成,云游来到东北本溪地区,在铁刹山布道传教,发展了众多信徒,创建了东北道教第一山铁刹山,他就是道教龙门派的第八代传人,龙门派本来已经衰落许久,也正是在郭道人这

一带在再次发祥兴盛。

郭道人在东北铁刹山布道传教,弟子众多。在此过程之中,每逢遇到什么难解之事,最后都能无形中能够迎刃而解。

日系小女生如清风般和动人

郭道人深知,是有一只黑狐隐形为其解难。这只黑狐就是自己曾救过的那只黒狐,修道成仙一直隐形跟随自己,为报恩而排难解忧。

之后郭道长在铁刹山天官庙旁设一牌位,称是铁刹山护法大仙黑老太太神牌。长期供俸。使铁刹山地区周边三十华里无有瘟疫疾病出现,对周边村民有求黑老太太之事,无不显灵应验。辽东地区几乎

家家供俸黑老太太神像。从此铁刹山地区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之后龙门派发扬光大,郭道人带着弟子在各地广修道观,供奉道家神仙的同时,也都会连带设立黑老太太的牌位。而黑老太太也在民间屡屡显灵,最后名望传遍整个北方。

而黑老太太,在民间,也受到许多百姓家中供奉,被称为黑妈妈。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黑妈妈的传说。

要说东北的这些保家仙,虽然称为仙,但是大多不入正统,被许多道派修行正法之人鄙视,认为只是山精野怪,没有资格登堂入室。

实际上也差不多确实如此,东北各家野仙,鼎盛时期数量加起来恐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大多只是有些法力,连兽胎都还没脱的精怪而已。

其中固然有胡家几位太爷太奶,常家几位天字辈的太爷这种道行高深的,可以称为真正妖仙的存在,但是毕竟也只是少数。而且也都是民间供奉,不入真流。

只有这位黑妈妈,在道教之中也挂有名号,许多道观和地方寺庙之中,都有黑妈妈的雕像和牌位。

可以说在古往今来东北保家仙之中,黑妈妈都是被敬仰至深的地位,号称东北大护法。

和我以前碰到过的所有对象都不同,听胡二太奶提到黑妈妈,我可以说是真的吃了一惊。毕竟这真正是一位在中国历史上大名鼎鼎的存在,我以前都是当做神话来听的,可以说如果这位黑妈妈真的存

在,恐怕其道行比起真正的仙人也差不了多少了。

没想到区区周家的祖坟,不光是牵扯到胡家的二太奶,居然还和黑妈妈有关系。

“二太奶,你说的是真的?是黑妈妈不准动那棵树的?”

胡二太奶点了点头:“没错,孩子,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你可知道,东北这一片土地,在古时,被称作什么?”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胡二太奶叹了口气:“自古以来,华夏的气运都集中在南方,即便是靠北,也难以越过秦岭,而东北这里,更可以说是极北了,在秦汉时期,这里被称为癸水之地。”

“癸水之地?”

胡二太奶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才开口道:“孩子,我知道你并不是一般人,但是这件事情,你最好还是不要牵扯进来,这不是普通人能够插手的事情。至于周家祖坟,黑妈妈自然会有处置,你不用担

心。”

她这么一说,我就有些着急了,不管黑妈妈怎么处置,那周家的祖坟不移走,等水位涨上去可就麻烦了。

于是我开口问道:“太奶,到底是怎么回事?那颗松树,有什么意义?”

胡二太奶摇了摇头:“这些你不用知道,回去吧,孩子。”

我见胡二太奶已经下了逐客令了,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好道了一声别,然后转身朝庙外面走去。

走到大堂,只见里面已经多了三个小东西,小狐狸正在和火猛火弥你追我赶的来回打闹着,估计刚刚是在外面玩,现在跑到庙里来了。

看到我走进来,火猛和火弥连忙跑了过来,窜到我的脚边,扒着裤子往上窜。

我看着两只爬到我肩膀上的小家伙,伸手拍了拍它们的脑袋:“好了,咱们要回去了,和新朋友道别吧。”

小狐狸也跑到了我脚边坐下,它能听懂人话,听到我说要走了,顿时有些不舍的叫了起来。

火弥也张嘴咬我耳朵,一副不满的样子。

我伸出手指推开火弥的嘴巴,然后弯腰摸了摸小狐狸的头:“我们要走了,以后有时间再来看你。”

说着我就站起身来,朝门口走去,小狐狸在后面很是不舍的叫着。

走到门口的时候,背后响起了胡二太奶的声音:“小心点,这一路可不好走。”

我回过头抱手道:“多谢太奶救命,小子这就告辞了。”

胡二太奶没有回话,而是顿了一下,忽然再次开口问道:“再问一次,孩子,你家祖上是哪里人?”

我停下了脚步,想了想,答道:“回太奶,我也不知道,因为我家祖上的事情没有传下来多少。曾经在湖南扎根过一段时间,也不知道何时移居到洛阳的,不过小子现在又回到湖南了。”

“湖南?”胡二太奶的声音有些变了:“孩子,你是阴五门的人?”

我愣了一下:“太奶知道阴五门?”

胡二太奶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道:“果然,你这般面熟,太奶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孩子,你之前说你不知道你太爷爷叫什么名字,那么你爷爷的名字呢?你总该知道吧?”

这我当然知道:“回太奶,我爷爷叫马元勋,不过您应该没听过。”

“马元勋么——”胡二太奶沉吟了一下:“孩子,我可以告诉你,你太爷爷的名字。”

我精神一振,原来这胡二太奶真的认识我太爷爷,怪不得之前问我来着。

“你太爷爷,当年曾经去过铁刹山,拜会过黑妈妈。”胡二太奶缓缓道:“他的名字,叫做马鸿越。”

“马鸿越——”我默念着这个名字。

“你果然是马家的后人。”叹气声传来,胡二太奶从后堂中走了出来:“既然如此,那有些事情,告诉你也无妨。”

“那颗松树,就是你太爷爷种下的。”

“什么?”我惊讶道,接着很快就想到了一些东西。

周家的人说那子母坟,当年是在一位先生的指点下才建造起来的。

那人难道就是我太爷爷?

如果是的话,我顿时感觉很多东西就有了头绪。

怪不得这里会出现我爸的纸条,肯定是我爸爸来过这里了。

而他千里迢迢从洛阳到东北,其目的,说不定就和我太爷爷当年来这里的事情有关系。

原本我还在烦恼,刁老金不见了,我要上哪去找爸的线索。

但是现在,我好像看见一丝苗头了。

胡二太奶走到我面前,打量着我的脸:“你和你太爷爷,长得很像。”

之前胡二太奶说我面熟,应该也是这个原因了。

我发现我似乎像很多人,鬼灵说我像马阳,麻爷说过我和我爷爷年轻的时候很像,还有在儒溪,那只尸王似乎也把我错认成了什么人。

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大众脸?

虽然意识到这个可能的事实让我有些挫败,但是我很快抛开了这个念头。

胡二太奶道:“既然你是他的后人,我也应该告诉黑妈妈一声,孩子,你先回去吧,之后的事情,我会让我家的孩子去通知你,至于黑妈妈见不见你,那我就无法保证了。”

我闻言心中一凛,难道继胡二太奶之后,我还要去见这位传说中的东北大护法?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