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水果视频破解无限次数

“咳咳……”

重重地咳嗽声从口中传出,连带着一股血水仿佛止不住一般涌出。

金武善跪倒在地,此时身上的气息尽显颓败,非但如此,他此时的模样让人看了更是尤为心惊。

一头宛如枯草般的白发,面容之间仿佛苍老了数十岁一般,手中的赤金禅杖不知跌落到了何处,金武善的右肩血水流淌,右臂竟然是自肩膀处齐齐断裂。

而此刻金武善的姿势也并非是完全跪着,一双腿自膝盖以下,皆是不复存在了。

断掉了双腿和一臂,这等剧烈的伤势换做寻常人自然早就死了,可金武善毕竟是实打实的金丹境体修,生命力着实强大,即便是身负如此重伤,竟然还能吊着最后一口气。

场间,众人没能找到楚凡的身影,然而此刻却是被金武善的惨状所惊。

那般惊天动地的攻势之下,这金武善居然还没死。

“是金武善,这家伙居然还没死,看样子是受了重伤,司马大哥,我们要动手吗?”

司马徒风身后,一个年轻的修士面色警惕的开口问道。

毕竟眼前之人可是圣火教的护教长老,方才众人可是亲眼见识了这家伙的实力,这等邪修,自然不能放过。

“他已经活不了了,之所以吊着这一口气,是有原因的!”

早安!早上好心情

司马徒风面色沉重的摇了摇头,伸手阻止了身后的一众镇魔司队员。

司马徒风看得出来,金武善离死不远了,并非是因为他那一身看似严重的伤势,而是因为他从金武善的眼神中,看出了死志。

以金武善的修为,哪怕双手双脚尽皆断掉成为一个废人,也不至于能影响到他的性命,他最为严重的伤势,实际上是那施展了秘法之后爆发的后遗症。

同为体修,司马徒风能感受到金武善正强行的压制着什么,他之所以不想让伤势爆发,无非是在等一个答案。

场间,包括司马徒风在内,一众镇魔司队员皆是没有说话。

“我想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输!”

夜色之下,金武善忽然是抬起头来,目光看向了半空中。

而循着金武善的视线看去,众人这才惊讶的发现,原来他们方才寻找的楚凡,一直都悬浮在数十丈高的半空中。

一身黑衣猎猎,脚步虚踏于虚空之中,楚凡一手提着长生剑,居高临下的眸光凝视着下方的一切。

也就在金武善话音出口后,楚凡的身影,徐徐落下。

踏!

脚步站定,楚凡出现在了距离金武善不远处。

对方的目光,正紧紧地盯着楚凡,眼神中似乎想要从楚凡身上寻找到答案。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追求力量的方法何止千万,并非是败给了我,而是败给了自己……”

身形站定的同时,楚凡目光落在金武善身上,却是缓缓出声道。

这番话落在司马徒风等人耳中,似乎有些云里雾里,众人似乎想要参透楚凡所说的话,然而这看似简单的一句话,却让不少人面露迷茫之色。

金武善同样也是沉默不语,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只是那一双浑浊的老眼中,仍旧透露出一股不甘之色。

仅存的左手紧紧一握,五指攥紧,他抬首看着楚凡,对方正提着手中之剑,缓步走向他而来。

“我何错之有?”

金武善忽然开口道。

听闻这话,楚凡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脚步却是未曾停顿半分,径直走到了金武善的身前。

“还未悟透吗?当选择加入圣火教,选择去害人性命修炼邪法的时候,便已经违背了当初的道心,没了道心,空有一身金丹绝顶的实力又如何,终其一生止步金丹,岂不是本末倒置?”

楚凡一般不和敌人废话,只是这金武善在他眼中,固然该死,却未免有几分可惜。

不得不承认,金武善是个天才,哪怕走上了世人认为最艰辛的体修一道,竟然也能跻身金丹之境。

然而,他小觑了体修一道的艰难。

金丹境再想往上突破,这其中的困难丝毫不亚于凡人登天,非大毅力者不可能突破。

金武善有着过人的天赋,然而却终究抵不过外道的诱惑。

他想要追求力量的提升,却忽视了一点一滴的修炼,反而打算取巧修炼圣火教的邪功,这也是为何他加入圣火教这么久,却一直都感到境界停滞,无法更进一步的原因。

“可惜了,原本我机会见证一位体修大能者问世……”

摇了摇头,楚凡也难得为敌人叹息道。

这一刻,听到楚凡的这番话,金武善那张苍白的面庞上,表情瞬间凝滞。

楚凡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不过据说人临死之前,脑子里都会回忆起生前的种种。

金武善老脸之上,忽喜忽悲,终究还是露出了一脸的落寞。

“一步错,步步错……我又何尝没有看透这一点,只是我已经回不去了,我这双手沾染了太多的鲜血,它们彻底让我迷失了自己的道心。”

金武善低头,看着自己逐渐松开了左手,鲜红的血水将手掌染红,他仿佛看到了那些曾经死在他手下的无辜亡魂。

“是啊!万万没有想到,我最终是败在了自己的手里。”

满是血污的面庞上露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金武善忽然是仰头看向那无尽夜空,咧嘴便是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金武善,欺师灭祖,残害无辜,该死,该死啊!”

声声大笑传出,金武善的状态越发的癫狂。

就在此时,眼见这一幕司马徒风亦是面色一凛,下意识的将目光看向了楚凡,眼中带着一丝询问之色。

而楚凡却是摇了摇头,手中长生剑化作一道流光便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金武善已有死志,不需要他再动手了。

“让他自行了断吧!”

楚凡看了金武善一眼,向司马徒风等人说道。

一旁,大笑声后,金武善回过头来,目光落在了楚凡身上。

这一刻,他不在压抑自己体内的伤势,越发灰白的面庞之上,透出一股痛楚与绝望。

“小心圣火教,他比们想象中的都要强!”

说完这句话,金武善猛地扬起左手,一掌便劈向了自己的天灵盖。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