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免费!

瑶娘子微微点头,把休书慢慢地折叠,仿佛珍宝一般藏于袖袋之中,对着他福身,“这些年,承蒙照顾,今日一别怕是不会再见,珍重!”

她提着包袱,昂首挺胸走了出来。

元卿凌和容月就在门口处看着,见她出来,两人马上上前去一人挽住一边胳膊往外走去。

马车就在外头,容月扶着她上去,帘子落下之前,元卿凌本以为她会再看一眼,殊不知,她只是微微地松了一口气,便垂下了眸子。

元卿凌对车把式道“走吧!”

帘子落下,马蹄声哒哒往巷口而去,身后,是她十余年的青春,无需回首。

“休了好!”容月怕她难受,笨拙地安慰,“回头给介绍几个好男儿,不愁没夫婿。”

瑶娘子抬起眸子,唇间竟是含了一丝浅笑,“不需要,我从未有过这般轻松。”

容月噢了一声,“能再寻一人也好,嫁不出去的滋味可孤独,我深有体会。”

元卿凌和瑶娘子都笑了起来,是的,都差点忘记当初容月是何等的恨嫁。

瑶娘子握住元卿凌的手,轻声道“莫担心,我很好的,最好的结局,便是如今。”

笑起来眉毛弯弯清纯美女水嫩薄嘴唇银杏树下写真

元卿凌轻轻地拍着她的手背,“那就好。”

容月有些不解,“如今他都一无所有了,为何还要休?蹭着,好歹还能沾点娘家的好处。”

瑶娘子了解他,“他为人狂傲刚愎,我背叛了他,他怎容得下我?这辈子怕都会恨我入骨,毕竟,若不是出了这事,他认为还有竞逐太子的可能,那是他此生最大的事业。”

容月呸了一声,“都要卖女儿了,还有什么希望?皇家子弟落得如此下场,也不嫌羞辱了祖宗。”

元卿凌道“好了,不说过往了,马车离开王府门口的那一瞬间,意味着彻底和往日告别,以后只管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成,容月为买了一所院子,比不得纪王府豪华,但是们娘仨住合适了。”

瑶娘子忙推却,“不必了,我自己还有些银子,租个小小房子是足够的。”

“又不是给住的,是给郡主们住的,委屈可以,不能委屈孩子啊,只管住下,日后找到去处了再搬出来不迟。”容月道。

元卿凌也道“知道容月财大气粗,买一个小院子不就等同是拔了一根头发丝吗?跟她客气什么?她的银子不花在咱身上,都没地花了,留着发霉么?”

容月咧嘴笑了,“对,银子留着难道等发霉么?住下就是。”

瑶娘子无奈地笑了,“好,横竖我也落魄至此,不必推诿好意,报答二字就不说了,都在心里头呢。”

她把头枕在元卿凌的肩膀上,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如今最想的便是好好睡一觉,这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元卿凌笑着道“别着急睡,几天没洗澡了?头发都酸了知道吗?可不爱和黏着,走开。”

说完就伸手去推她。

瑶娘子却死缠着她,“就得黏着,不黏着二位,日后我连吃的都没了,头发酸了又什么打紧?脑袋稳稳的就成。”

说着便用脑袋去拱元卿凌的头,直把元卿凌逗得哈哈大笑,把她的头推向容月,容月嫌弃地往边上躲,嚷嚷道“我这新衣裳,我这新头饰,我这新的脂粉啊……”

马车飘出了一路的笑声!

二月里发生的变故,到这三月初落下了帷幕。

陆源回了陆家去住,他偶尔会睁开眼睛,但是和这个世界隔绝了。

陆家那边说和袁咏意的婚事要取消,袁咏意不依,说要等陆源醒来,但是陆家坚持如此,他们将心比心,不能耽误人家闺女,但是陆家那边对袁咏意这段日子为陆源做的一切十分感动,便提出要把袁咏意收为义女。

袁家同意,还特意办了一个盛大的宴会,昭告天下。

黑衣人的关键,就在陆源的身上,大家都盼着他能醒来。

褚首辅命人严密监控褚明阳,黑衣人布局如此精妙,问她只会打草惊蛇,且肯定也问不出什么来,何必在这里掐断了线呢?褚明阳不会白白为对方所用,必定有所图,等此事平息下来一段日子,褚明阳定会与那人联系,讨要好处。

而且,宇文皓也有了一个布局。

偷盗兵舆图的人,要么是自己想要制造兵器,要么是通敌。

制造兵器得要有兵力,但是眼下兵权集中,地方兵力不可能被挟持,受所以最大的可能这份兵舆图是要用来通敌的。

他掌管京中治安,加强了城门搜查,京中的外来人口也一律要登记备案,下令各大民宿客栈,但凡投宿的必须要有过所,没有过所的可以先行入住,但是务必报官。

这份兵舆图他相信是没有送出去,因为上头标识是没人看得懂,通敌也得要对方能看明白,所以,他相信此人会留在京中等待大周来的使者。

同时,他也入宫去告知明元帝,那兵舆图确实是假的,明元帝本是不信的,但是他叫人按照构图去造战车,造出来的战车简直不一堪一击,他才相信元卿凌说的话,这份兵舆图竟果然是假的。

事情沉淀下来,便开始抽丝剥茧,到底谁能接触明元帝,取得他身上的铁牌。

宇文皓列出了一份名单,派出了鬼影卫去跟踪,这看着就是一场持久战,短日子内未必能把此人揪出,但是,这天罗地网得布下来,至少对方想要动一动,就得露出狐狸尾巴。

这份名单,宇文皓是保密的,除了府中亲信和褚首辅那边,就只让鬼影卫和笑红尘知道,连顾司和冷静言都没说。

宇文皓也一反常态,没有专注于京兆府的案子,反而是着眼于京中治安的各项事务,南营那边也安插了人进去。

他十分谨慎地布局,笑红尘的线眼几乎都被他派了出去,除了监察之外,还进行防御,因为老元和奶奶在堂上作证,指出了兵舆图是假的,对方肯定认为老元和奶奶都懂得兵器的制造,会向她们下手。

且说宇文君回了纪王府之后,在里头待了几天,后户部那边带人去封府邸,他不愿意走,和户部抗争了一下,户部公事公办,他抗争无用,最终只能收拾东西离开了纪王府。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