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将以为大人要睡到晌午呢?”

正在观望贼营时身后传来周遇吉的声音

常宇抬头看了看天色:“这半晌午也不早了!”说着揉揉头:“今日才知周总兵乃是海量啊,咱家服了”。

周遇吉哈哈大笑:“难得能有让厂公服气的事了,末将以此为荣!”

常宇苦笑,随即左右看了一样:“准备如何?”

“火药,火器屯于东南角楼,有你的人手严防死守,箭矢,檑木,滚石,甚至金汤都为贼子们准备足够份量”。

周遇吉郑重说道。

“所以,咱们咱们有何可惧?”常宇表情轻松,耸耸肩微微一笑。

周遇吉凝视常宇,很是疑惑问道:“厂公初来太原时便与末将共事,那时的厂公如临大敌,身心交瘁,甚至不惜诈降拖延时间,可为何短短时日却如此大的变化,好似贼子那数十万大军在您眼中不值一提的样子”。

常宇闻言轻轻摇头笑道:“不怕丢脸的告诉你,那时候咱家初来乍到,刚出宫门不久,没见过大世面,乍闻贼军数十万腿都软了,而后和贼军数次交手之后,发现不过尔尔!”

“不过尔尔?”周遇吉一怔:“大人可知这不过尔尔的贼军让朝廷剿了十余年,却越剿越强大……”

“所以,咱家才觉得特别的不可思议,怎么就越剿越多了呢?”常宇嘴角一丝不屑,内心却十分清楚缘由。

夏日海边

那些带兵的将领所面对的掣肘有多少,要钱没钱,要粮没粮,将怂兵软……

但他不一样啊,穿越而来,通明史处处占得先机,有钱有粮又有权,以东厂提督身份督战,只要崇祯不瞎指画没有任何掣肘,自身能打善战上阵可杀敌,这是其他将领所不具备优势。

更重要的他多了几百年的视野,战术打法不拘一格。

两人顺着城墙向西便走边聊,一会看看城外贼军动静,一会看看城内。

“贼军主攻点一定十有八九是大南门,西城也有可能是贼军侧攻点,但西城内海子遍布,水系发达且民居远离城墙,至于北城贼军不可能选择作为攻击点,所以咱们只需拆东南两城的民居便可,其实这几日间已拆的七七八八了,估摸今儿日落前可部拆光……”

两人扶着墙垛,看着城内,周遇吉淡淡说道。

常宇点点头,并不言语,目光从眼皮底下的元通观,掠过钟楼,鼓楼,巡抚衙门,晋王府以及鳞次栉比的百姓民居。

若贼军进城,以闯贼此时怒火定然寸草不生。

但,你他么的进的来么?常宇冷笑。

的确,常宇已非刚出宫时那个只想逃跑苟且的小太监了,如他自己所言,听闻闯贼数十万大军的时候心理打鼓两腿发软,但经过数次交手后,他慢慢发现,贼军实力并非那么强,官兵也并非那么弱。

这一切的关键就在于,掌兵的人是谁!

贼军探马异常活跃,大营也有调兵迹象,常宇和周遇吉以此推断贼军攻城便在明后两天。

真正的暴风雨就要到来,周遇吉没有常宇那个稳坐钓鱼台的心态,在他看来常宇其实和金吾卫差不多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而他则是和贼军交手十余年,

深知这闯贼的厉害。

这一次攻城,绝对是推山倒海般攻势,他不敢轻敌,晌午之时便召集军中大小武将在大南门城楼上议事。

于此同时,以王继谟和蔡懋德为首的文官集团也在巡抚衙门内开会商讨如何应对贼军攻城时城内有可能发生的动乱。

仅有一人闲来无事,在西海子闲逛。

不用说自然是常宇了。

湖畔空地,金吾卫的三百精锐以及宫字营正在各自操练。

连续两天的强化对抗训练,成功点燃两支人马之间的胜负欲以及荣耀感。

对抗训练忽悠胜负,各有长短,比如宫字营的软板依旧骑术稍逊,这个不能一蹴而就。

而金吾卫就弱在单兵作战以及实战经验较宫字营稍差。

也因此两支人马服不服气,时刻叫嚣对方不服来战。

不过今天常宇下令取消了对抗训练,原因很简单,对抗赛太过激烈容易受伤,且消耗体力过大,而眼前贼军攻城在即,当让他们恢复体力保持巅峰的精气神迎敌。

两只人马各自散开训练,有的在练习骑术,有的在练习箭术,有的在演练攻击和防守阵型,呼喝之声此起彼伏,而他们的统领如屠元,贾外熊,胡岭等人也没闲着,正光着膀子在树林便举石锁,练力气塑肌肉呢。

至于为什么大冷天的都喜欢光膀子。

光荣传统呗。

常宇在湖边漫步看两只人马训练,绕了几圈后便到了树林边加入屠元等人的行列,开始弓马骑射挥汗如雨。

他虽没参加城楼的军事会议,但也绝非漠不关心,每隔一个段时间便有锦衣卫从城上下来报告城外贼军动向。

但一如既往,除非了贼军探马活动猖獗外,其他并无明显动作。

“大人,从昨儿到现在城北守兵和贼军探马交战七次,已见成效,晌午后至今不见其踏入地界”。

“风萧萧兮易水寒,黄来儿此行不得还”

望着远处冰封湖面,常公公诗兴大发!

方三在旁边抚掌叫好,惹的铁柱几人也不得附和:“好湿,好湿……”

一群马屁精,常宇翻了个白眼!

日薄西山,竟然出现难得一见的火烧云,根据经验明儿又是一个大晴天。

便是在这时,城中鼓楼钟楼等人群聚集的繁华地段贴出了官方通告,太原进入有史以来最严戒严。

第一条便是宵禁,晚上亥时至卯时不得在街头随意走动。

第二条戒严期间难民不得随意进入本城居民区,活动范围仅限难民营区域。

第三条,戒严期间非官府或者军方的人不得随意靠近各城门五十米内,否则杀无赦。

第四条,戒严期间若有造谣生非,蛊惑人心者杀无赦

……………………

匆匆吃过晚饭,常宇带队上城巡察战备。

城防中最重要的武器,火炮和抛石机都有专人看守,以防有细作破坏。

东南角楼火药库更是重中之重,历史上张雄就是点了这个火药库然后投降的,而常宇不允许历史重演,看守火药库的都是锦衣卫的人手。

城上堆积如山的檑木,巨石,他甚至都要仔细查验一番,让陪同的周遇吉心中忍不住叹道,终于不那么吊儿郎当了。

从西城到东城仔细巡察一番后,天色已近亥时,便是在这时突有亲卫来报:晋王遣人过来让常宇立刻去王府,有要事相商。

这当口有什么要事,常宇心中疑惑,难不成大战在即,朱审烜吓尿裤了?

心下疑惑,便匆匆从东城下了城,直奔晋王府东门而去。

此时大街寂静一片,除了巡逻队外不见人影,偶有野猫三两只突然从街角窜出,惹的亲卫们紧张不已。

进了王府却没第一眼见到朱审烜,被告知在沈王的那个别院中。

常宇立刻让人领路,心中纳闷,难不成沈王要嗝屁了?

哪知刚进别院,就被眼前景象一怔,沈王府几十口子人此时站在院子里交头接耳,脸色焦急不安。

正纳闷之际,朱审烜从大堂走出,朝他招了下手,常宇赶紧走了过去。

“沈王爷快不行了”朱审烜附耳低声道。

“怎么回事?”

常宇一惊,自己的嘴难道开光了不成。

………………………………………………………………………………………………………………………………………………………………

求收藏关注!请支持正版订阅,码字不易!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网址:

You may also like...